第159章 又一具鼎炉(第三更) - 合体双修

第159章 又一具鼎炉(第三更)

宁凡提着侯敛,下了七梅楼船,与殷素秋等人暂时分别。 以宁凡的目光,一眼就看出,盛放弥天舍利的玉盒上,被种下一丝微弱的妖力印记。那一队队妖族,追踪侯敛,多半靠这印记。 所谓的紫风妖尉,多半也会追踪印记而来...待擒下紫后,便带侯敛返其宗门,助其成为宗主,并借其名,洗劫十万里内的魏国宗门...这便是宁凡的计划。 洗劫之举,势必得罪魏国势力,用侯敛及其宗门背黑锅,再好不过。 楼船缓慢飞行,事后,宁凡会凭瞬移神通,追上楼船,同赴大晋。 他降落在一处莽原之上,此处位于魏国河西之地,名为河西原。 他未抹去玉盒印记,而是等待,等待紫风,自投罗网!于是这河西原,便为一战之地。 一旁的侯敛,被种下念禁,瑟瑟发抖。 他又不是傻子,宁凡手持玉盒,大大咧咧地等待,除了等待所谓的紫风妖尉,还能等谁。 “完了...这周明,是要和紫风妖尉一战...元婴之战,偏偏我被扯入其中,但愿别被波及才好...” 他暗暗叹息,对宁凡,已是怕极,甚至这种畏惧,犹在那未谋面的紫风妖尉之上。 借着这次妖乱,魏国这种下级修真国,不仅出现了元婴老妖,更出现了雨殿元婴老怪。 侯敛福分不小,曾有幸见一名雨殿高手与元婴老妖交锋...但即便斗法至关键处,那二人,也未施展似‘墨流分神术’这么恐怖的法术神通。 或许,宁凡比紫发女妖厉害的... 但自己,为何会惹上这个煞星,枉被种下念禁。 “哎,流年不利,上了贼船,撞了煞星...”侯敛暗暗腹诽,只是面上,却不敢表露一丝不满。 在其腹诽之时,宁凡却在闭目等待,令自己气息,与此地荒原合一。 妖术的修炼,其中一个收获,便是与天地相融的感觉。 对紫风,他没有任何小觑,元婴初期女妖,说不定会比杀花女厉害一些,也可能弱些,但必定身怀血色符文,拥有保命手段——化神一击。 但宁凡仍有必胜的把握,因为那紫风,是女妖!他不怕女子... 蓄势之时,一炷香过去。 天际之外,一阵狂乱的妖风,席卷而来,令河西原附近的数个魏国修士,纷纷四散逃散。 而那阵妖风中,立刻飞散出数百头融灵妖兽,亦有施展秘法半人半妖的妖兵,更有金丹期的凶兽及妖魔。 散逸的妖族,纷纷开始猎杀四散修士,几个修士,立刻惨死。而妖风中,一道紫光,数个闪烁,却直奔宁凡而来。 那紫光,带着阵阵香风,以及滔天愠怒。紫光之中,一名身形窈窕、紫发如瀑的女妖,目光落在宁凡身上,微微诧异。凭其种在妖卫体内的印记,已然知晓,前后两拨妖卫,被人灭杀。持玉盒的,怎会是一名融灵小辈... “融灵...难道杀我先锋妖卫的,竟只是融灵小辈?” 她身材极好,酥胸半露,有无尽魅惑,但偏偏容貌却如同那茶花女一般,各种伤疤,被毁得惨不忍睹。女妖鼻息一动,嗅到宁凡身上妖族血气,心头一凛,方才确信是宁凡杀害自己妖卫。 融灵修士,竟能灭杀金丹妖卫,有点意思...但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元婴之下,融灵又算什么! 她于半空中伫立,丑陋的脸上,冷笑不已, “人族小辈,我麾下妖卫,可是你所杀?” “你说呢。”宁凡漠然道。 “哼,看来便是你了!如此,你可以死了!妖术,九重紫!” 此女性格,似乎根本没有和宁凡废话的意思。素手掐诀,立刻,河西原上,忽然卷起一道道香风,皆带着紫色毒雾,共九道,毒雾一开,立刻化作九道千丈之高的紫色龙卷,自西面狂卷而来。所过之处,河西原上,数十里之内的青翠牧草,俱开始枯萎,片刻后,最终化为草灰飞散。 女子指诀,优雅、娴熟,快若无影,与之相比,宁凡苦修四月的指诀速度,根本微不足道了。 “这便是,妖族高手...”宁凡目光一沉,越对妖术了解,他越能看出此女施展的妖术不凡。 以念成风,以风染紫,以紫成香,以香化雾,以雾成龙卷... 九道紫色龙卷,带着缕缕风毒,融灵修士,误入其中,顷刻便会化作脓血。便是金丹老怪,误入风中,也难以自保,更何况是区区青草。 在此风下,侯敛吓得浑身颤抖,他深深记得,有多少魏国的金丹、融灵高手,在紫发女妖的紫风之下,毒发成一团团脓血。 而紫风妖尉,这紫风二字,便是这么来的。 此毒,除非修为达到金丹后期,否则无法彻底抵御...此妖术,倒有不凡之处。 但也仅仅是,不凡而已! “剑念,灭!” 宁凡冷漠一声,眼中剑气纵横,这一刻,其心思与大地交融,便连其剑念,都带上一丝苍茫的韵味。使得女妖心头,恍然升起一种错觉,此刻她面对的,并非宁凡,而是整片河西原大地灵脉。 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! 墨色剑念,铺陈空中,一股堪比紫风强横的剑念,横扫开来! 在此剑念之下,千里之地,俱被墨色剑气所笼罩。 紫发女妖带来的一队队妖兽、妖兵,在此剑念之下,纷纷惨叫不绝,肉身碎成血泥而忘。 至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紫色龙卷,则被一道道墨色剑气没入风眼,自内而外,生生击散。 唯有少数金丹中期以上的妖兽、妖兵,方才在哀鸣之中,保住性命,但却是受伤不轻。 一式破九紫术,一式灭数百妖兽,便是紫发女妖见多识广,也不由暗暗震惊。 “剑念!想不到,你竟有此克制妖术之物!” 被宁凡一介融灵、以剑念破去法术,紫发女妖吃惊不小,一时惊得再说不出话。 这剑念威力,尚不足以伤到自己,但已足够让自己重视。 此子不容小觑,区区融灵,掌握剑念,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。 只是弥天舍利,她志在必得,自不可能被剑念吓退。而第一轮交手,以不胜不败了结,对她而言,算是侮辱了...元婴高手,与融灵小辈平手么!荒谬! “下一击,你必死!” 她动了杀心,声音却异常好听,与丑陋容貌极不相配,且这声音中,夹杂一丝妖力,颇有魅惑诱蛊之力,但对宁凡无效。 而女妖根本没注意到,在妖术与剑念交手过程中,宁凡暗中与女妖的距离,缩短至五百丈。 宁凡没有一上来施展最强之术,那样可能逼得女妖搏命,以底牌动手。 宁凡要一面瓦解女妖警戒,一面,接近女妖,以采阴指,捕获女妖! 第一轮交手,胜负未分, 第二轮,女妖决定不再留手。她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柄半极品的紫色飞剑,散发阵阵古朴之气,吹一口元婴之气,那飞剑立刻化作一丈长短。紫光毕露,剑气威凌,剑尖直指宁凡,好似一道飞电劈下,势不可挡!且这剑光极其诡异,竟会闪烁,好似元婴修士的瞬移一般,每一次剑光闪烁,都能生生挪移出百丈距离,仅数个闪烁、瞬息光景,剑芒已刺到宁凡面前! 此剑光,太快!即便是宁凡,都微微动容。 “好快的剑!这是...化级附灵神通,‘瞬移’神通!” 那闪烁剑光,正是附灵之术。 飞剑瞬移,最是难接,凭肉身去抓飞剑,极易抓空,凭飞剑去挡,亦难阻挡。 女妖眼中,浮现一丝得意之色,此剑虽非极品,但附灵神通品阶之高,却是极品法宝也未必比得了。 破除此神通的唯一手段,是达到元婴修为,明悟天地元气,以手段破掉飞剑的天地元气,制住飞剑瞬移,方才可挡此剑。金丹修士,无法感悟元气,想要阻挡此剑,唯有以防御硬抗! 宁凡并非真正的元婴,无法操控天地元力,阻止不了飞剑瞬移。 但他却有足够强大的防御之术,挡此飞剑! 其身形化作长虹,飞退千丈,眼中,却闪烁其一丝灵动之气。 随着其神念一动,一股墨色神念,化作流光,将宁凡一裹,好似一个黑色巨蛋,又似巨茧,将此身躯裹在其中。 而原本气势凌厉的飞剑,刺在黑的流光之上,明明只是神念障壁,无形无体,却好似斩在铜墙铁壁一般,仅刺入半寸,根本无法破去黑光防御。 《念神诀》第二诀——‘念守诀’!以元婴初期神念施展,足以抵挡元婴初期修士全力一击! 紫发女妖微微一怔,不解。 神念化壁,难道宁凡施展的是妖术?但既然是妖术,为何并未掐诀?不,不对!此术与念力借法的妖术不同,并非念力借法,而是...根本以神念本身防御! 此术,绝对可算紫发女妖,生平仅见了! 但刚让她吃惊的事,旋即发生。 却见宁凡挡住飞剑之后,眉心雷星一闪,右指浮现雷光,轻轻在飞剑一指,立刻,那飞剑好似重击一般,剑身一颤,堂堂半步极品的法宝,竟在一指之下,裂痕密布,灵性大减,再无瞬移斩敌的可能! 女妖无法想象,宁凡的肉身究竟有多强横,才能在不施展任何炼体术的情形下,一指将半步极品的法宝,点出裂痕,毁去灵性! 此刻,她方才意识到,自己怕是低估了眼前微不足道的‘融灵小辈’。 而她亦意识到,自己与宁凡的距离,竟已拉近二百丈。 一想到宁凡恐怖之极的炼体术,女妖头皮微微发麻,立刻遁光一闪,试图与宁凡拉开距离。 但,已经迟了。 两次攻击,宁凡皆未施展全力,为的便是让女妖疏忽大意,便于靠近。 两百丈的距离,她已然难以逃脱! 一瞬,宁凡眼中杀机一现,眉心雷星一闪,漫天雷霆,于晴空舞动! 御雷之星! 其一指之下,漫天雷霆似乎被其引动,化作一重重雷海,将女妖卷入其中。 此雷霆施展的时机,太毒,大出女妖意料,而让女妖震惊的,是眼前区区融灵修士,竟可以操控天雷!一道道雷霆,画地为牢,将女妖退路封锁,并自四面发放发射雷霆,将其锁定,使其根本无法瞬移移动。 而趁着女妖被困的时机,宁凡周身黑芒一动,竟然施展出了...瞬移! 一个瞬移,他已隔着雷海,与女妖极其靠近。 而如此近距离之下,女妖忽从宁凡身上,感受到一丝无法抗拒的气息。 那是什么气息,竟让自己觉得,无力挣脱,唯有...沉沦! 雷霆,片刻之间难以逃脱。 而不知名的危险,藏在宁凡体内,正朝她一步步靠近! 要不要使用眉心符文,使用妖将大人一击之力? 女妖犹豫了,但又怕自己错估了宁凡的实力,浪费了珍贵的保命机会。或许,那种危机感,是错觉吧,区区融灵,再逆天,怎会给自己无法抗拒的感觉...他又不是化神修士。 女妖十指掐诀,施展妖术,不断削弱雷霆封锁,同时面色一怒,娇叱道, “尔等妖卫,还要观战到何时!速速为本尉阻挡此人!” 一想到自己对付一个融灵,竟然还需要区区妖卫相助,女妖就感觉憋屈。不过,谁让自己大意下,被对方召出雷霆封锁呢...破去雷霆,需要一些时间,这时间内,绝不容许宁凡瞬移偷袭。 数百妖族,被宁凡剑念横杀,只剩十余名金丹中、后期的妖族,这些妖对宁凡,实在已惧怕之极,更不敢卷入战场,却也不敢擅自离去。 但被女妖下令,便唯有硬着头皮,化作遁光,阻挡在女妖身前,为女妖稍稍拖延宁凡片刻了。 挡住片刻便足够...一旦女妖挣脱雷霆,自然会挡住宁凡,众妖也无需插手。 只是这些妖族,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。 面对群妖,宁凡的眼中,忽然笼上一层冰寒,与剑念,不同! 其周身骨骼,喀哧一响,一拳,竟施展了婴级炼体术,冰碎! 拳出,冰碎!千丈天地,好似冻结,但在拳力之下,狠狠一震之后,冰崩瓦解起来。 而清脆的碎裂声中,一个个金丹中期、后期妖族,却好似冰块一般,肉身弱不禁风,纷纷粉碎成片片冰屑,一命呜呼!任肉身再强横的妖族,在此拳之下,都根本无法抵挡一二。 此刻已靠近雷海,宁凡,不再留手! 他要,捉女妖! 女妖万万想不到,宁凡竟有一拳灭群妖的强横躯体,既然有如此躯体,为何不在第一照面便动用,若是如此,自己定然不敌,唯有遁逃的! 难道,他是为了让我疏忽大意,是为了生擒我,才故意示弱的么! 她俏脸第一次骇然变色,眼前的宁凡之强,根本远超她的预料! 她没有必胜的把握...不,即便拼死,也仅有三成胜算,在雷光之下,她已微微受伤。 大意了!自己低估了宁凡实力!看起来,今日想抢舍利,是困难了...除非,使用底牌,但那底牌,仅有一次,她不舍得用。 雷光尚未彻底破除,但女妖心知,自己不可再待。 使用底牌,暂时撤退,二者中,她必须选中一个! “罢了,今日且退,他日,再杀此人,夺舍利!” 女妖目光一狠,银牙一咬,不顾雷霆加身,一拍储物袋,取出数张上古妖符,拍在胸口,立刻妖气滚滚,强行突破雷霆而去。 可惜饶是有符箓加身,数道雷霆之下,符箓立刻化作飞灰消逝,而当女妖勉强冲出雷霆,已被雷霆波及一二,受伤不轻。 这便是强行以身抗雷的代价,雷乃天劫,岂是修士可挡,不论人、妖,在天雷之下,唯有小心渡劫,至于凡间传说中神仙以身抗雷劫,则大多是痴人说梦。能以身挡雷的,唯有极少数神魔之体... 一出雷霆,她立刻瞬移,夺路便走。 但在其身后,宁凡黑芒一闪,瞬移而出, 其一拳冰碎,正打在女妖瞬移之处,千丈冰封,一息粉碎! “碎!” 宁凡冰冷的声音中,拳力之下,晴空冰碎,女妖亦是吐血坠落。 而拳力中,似有一股极其阴寒之力,一入体,便再难抹除。 “这是...这是魅术?!他如何种下此术!” 女妖的妖力开始滞涩、缓慢,甚至,不足以催动瞬移逃遁,甚至,连飞遁都困难,只能咬牙自长空坠落。 强行以妖力逼出此寒力,竟然...徒劳无功! “此为采阴指,从今日起,你不再是十二伴妖,而是我的鼎炉!” 宁凡的声音,冰冷自身后响起,在女妖背心,连点数十下。 一重重采阴指力,没入背心,让女妖娇躯越来越软,丑陋的容颜,都开始带上潮红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魅术...还有,你如何知晓我为妖将大人的伴妖!”女妖咬牙、愤恨道,心知今日,已落入宁凡手中,因为她莫说反抗,连催动眉心符文,都做不到了。 大意了...一开始,就不该被宁凡一次次欺近。若是直接施展妖将大人的一击,就好了... 彻底锁了女妖妖力,宁凡仍未轻松。 他记得,茶花女妖上次妖力被锁,却仍能自动自符文中,召出妖将虚影。 这一次,他不准备给那虚影凝聚的机会。 一指点在眉心,斩离剑影飞逝,在女妖眉心血光升起的一刻,立刻剑尖连刺,在其天灵符文划破血痕。顿时,符文之中,传出一声男子的闷哼之声,只声音未凝聚,便消散...如此,此女妖算是彻底失了反抗手段。 “你,你敢伤鲤伴大人!你,你该死!”女妖眼中,杀机闪烁。 “再对我大呼小喝,你会后悔。从今日起,你是我第二个元婴鼎炉...第一个,是茶花妖...而你,是风信子...” “什么?茶花妖,难道...”紫发女妖暗暗震惊,难不成,宁凡所说的茶花妖,是她认识的那人? 只是对紫发女妖的疑问,宁凡没有任何答复,魅功一动,迷昏女妖,将其收入鼎炉环。 三招,擒拿女妖...若是男子,他唯有苦战,且无必胜把握。但可惜,既然是女妖,那么,便不足为虑。 河西原上,侯敛心头好似惊雷炸响,浑身发抖。 一个个修为恐怖的金丹妖魔,就这么简单死了。 而凶名远播的紫风妖尉,就这么被擒了。 可怕!这名为‘周明’的魔头,太可怕了...这周明,究竟是,什么实力?!生擒元婴初期,便是中期元婴,都未必做得到啊... 侯敛越想越偏,心头几乎已将宁凡,与元婴后期、甚至元婴巅峰的大修士相提并论。 对宁凡,是越来越怕,越来越不敢得罪了... “这周明,是个煞星...绝对是个煞星...”这是侯敛最终得出的结论。 第二名元婴鼎炉了...但这,仍是自己取巧获胜的。真正的元婴高手,不会各个都是女子...若自己有元婴修为,面对此女,必是碾压之局... “我的实力,仍不够...需要,尽快结丹!” 宁凡收取满地储物袋,目光回头,望向天边,似有所感。那里有几道强横气息,正飞遁而来,或许是感知到此处斗法异象...四名人族高手,应是雨殿驰援魏国之人吧。 若是被发现,倒是有不少麻烦...还是不要见面为妙。 “指路,去你的宗门...” 没有给侯敛提问的机会,宁凡一抓侯敛,如拎小鸡一般,立刻瞬移,消失于河西原上。 紫风已捕捉成功,接下来,在魏国搜刮一番,他便可扬长离去... 第二个元婴鼎炉,第二个化神一击的符文,到手! 魏国之行,不虚此行! ... 在其走后半柱香左右,四名模样各异的元婴高手,降落在河西原上,一见此地剧变,皆是目光动容。 “元婴斗法,不会错...”一名老儒生模样的老头,目光凝重道。 “嗯,看起来,就在刚刚发生,而就残留气息看,应是人、妖之战,且从气息强弱看,是人族高手获胜。”一名道袍中年言道。 “人族,奇怪...前来援助魏国的,除了我四名雨殿神使,还有其他人么?”一名貌约三十的美妇,古怪道。 “云烈大哥,你怎么看?”美妇望向一旁、一个麻衣打扮的丑陋大汉,言辞却极其恭敬。 “我没有看法...”大汉丑陋的脸上,颇有几分不耐。 对此地的争斗,好似全然不放在心上。元婴初期的斗法而已,不过儿戏罢了。 场面虽然看似浩大,实则,这二人并未分生死...无拼死之术,便了结么? 对丑汉我行我素的性格,其他三人似乎极为了解,但丝毫不敢不满。 老儒、中年道士、美妇,皆是元婴初期修为,但丑汉,却是...元婴巅峰的大修士!所以不论丑汉态度再傲慢,言辞再无礼,容貌再丑陋,三人是根本不敢惹怒丑汉的。 “走吧,去追缴其他妖魔...既然有朋友除妖,又不愿现身,多半是不想让人知晓身份的,我们就不必打探了。”老儒一言出,其他人纷纷点头称许,唯有丑汉,目光貌似不在意,但却在众人离去之时,深深看了此地残迹数眼,眼中,有一丝不解、古怪。 此处斗法气息,其中人族元婴的气息,有些熟悉...嗯,很熟悉的气息,在哪里见过呢? 这丑汉绝想不到,与女妖一战且胜的,是他当年执行任务、路过越国鬼雀宗时,见过的一个稚气少年。 于是,他漠不关心的脸上,露出了纠结的表情。 那种明明熟悉、却无法想起的感觉,太难受了。 “究竟是谁?秦老怪,马老道,还是...不对,都不对...到底是谁啊!我肯定见过的!” 可惜,丑汉压根没将‘元婴高手’的身份,与那少年联系在一起。 长虹一闪,瞬移无踪。 (感谢aa112562、青天不改打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