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重返蓬莱 - 合体双修

第368章 重返蓬莱

日月碑反噬虽严重,但受伤对宁凡而言,根本不是大事。 有着黑星之术的玄妙,宁凡疗伤速度,绝非凡人可及! 一连十日,墨兰岛被黑色星光所笼罩。 十日后,宁凡推门而出,伤势痊愈,简直就像打不死的小强。 越来越多的修士赶赴墨兰岛,查探那碎虚一击的缘由。 自然是无人怀疑宁凡的,只道是某个雨界碎虚,进入外海了。 宁凡也懒得和这些修士交涉,将诸女收回鼎炉环,直接收了定星盘星阵,扬长离去。 不少修士希图询问宁凡,可否见过什么碎虚老怪,只是但凡被宁凡目光一瞪,皆是骇然遁去,哪里还敢多言半句。 宁凡遁光一路向东南遁去,目的地却是遗世宫。 他前往遗世宫的目的有三个。一来遗世宫有四座丹塔,其中贮藏灵药无数,宁凡好歹在遗世宫挂了丹师客卿,前去取些滋养元神的灵药,救治洛幽,本是常理。 二来宁凡一路杀戮,所积累的天才地宝着实不少,十八滴炼虚妖血、四千七百道婴级剑气、十七颗意斩丹、地母之心… 好东西这么多,法力化神不难,剑意大增不难。这一次闭关炼化天才地宝、法力化神,消耗的时间怕是不少,宁凡难免回到遗世宫走一遭。 第三个目的,却是代替元瑶关心关心北小蛮,归还石兵。 若无元瑶这一层关系,宁凡顶多不伤害北小蛮,对其表露善意是绝无可能的。 心中早已认定元瑶是自己的女人,而北小蛮又是元瑶所关心的‘妹妹’,宁凡作为‘姐夫’,自然有必要关照下北小蛮。 归还石兵、顺便看看北小蛮赤龙是否斩干净。 当然,若是北小蛮还有经血未尽。宁凡倒是乐意取几杯经血服用。 虽然有些重口味,但不得不说,北小蛮的经血,蕴含的法力比道果都不逊色了。 独行数千万里,宁凡遁光一收,降落蓬莱仙岛,完全视护岛大阵为无物。 一步踏入,渺然无影,根本无人知晓灭道屠宗的凶魔周明,降临到了蓬莱。 巨大的岛影。悬浮长空,为神龟尸身所化。当年初入蓬莱,宁凡见此仙岛,啧啧称叹,如今看来,却是淡然平凡。 山明水秀,玄鹤飞鸣,一如当年,不同的是。宁凡已不是被四处追杀的小小融灵。 海岛中心,玄武城内,四面立着四座万丈丹塔,中心为一座七层银塔。 南城丹塔。宁凡身影一现,出现在南塔之外。 当年他便是从南塔之中,得到北小蛮许可,进入遗世塔五层。320年结成元婴。 如今,他回来了。 他的到来,丝毫气息不露。竟无人在意。 南塔之外,熙熙攘攘围聚了不少修士,似乎在看什么热闹,更是无人注意到人群之后,站了一个绝世魔头。 “啧啧啧,雅兰小姐真是可怜,竟被那古真看中,意欲结成道侣…传闻那古真荒淫好色,妻妾无数,娶过门的女修无一不是玩过之后弃若敝履…雅兰小姐如此温良的女子,若毁在古真手上,真是可惜了…” “嘘!你不要命了么!那古真可是雨殿神使、四转丹师,堂堂元婴中期的高手!其师尊,更是雨殿‘炎尊者’,乃是堂堂五转上级丹师!如此身份,纵然风流一些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雅兰小姐姿容、心性都不凡,但毕竟背景不深,本身又只是金丹修为。能嫁给古真,倒是一番美事。” “哎,不过这雅兰小姐似乎有了心仪之人,不愿嫁给古真…听说她如此倔强,连他们家族一些宗老,都动了怒。雅家可得罪不起雨殿…” 一行人议论纷纷,并不知,诸人的话语皆被一名白衣青年听去。 “雅兰,倒是一个故人…炎尊之徒么,有意思,这炎尊者先是派三个大修士加入雨殿、成为塔主。后又派徒儿强娶雅兰…他似乎对遗世宫颇有怨念啊。是为了当年的青鸾火么?” 南塔之中,外殿之内,雅兰抿着红唇,坐在下座。 贴身的旗袍,勾勒出曼妙的曲线,娇滴滴的容颜,却写满命运的无奈。 “古真大师,请不要逼我,我、我还不想嫁人…”雅兰咬着唇瓣,努力平静道。 “哼!” 她的回绝,立刻引起一个阴鹜男子的不满。 上座之上,坐着一个矮胖青年,神情轻浮,正端着一碗灵茶品用。 当听闻雅兰的回绝之后,矮胖青年豁然站起,狠狠将茶碗砸向雅兰,语气冷漠, “哼!本座古真,乃是堂堂四转丹师,看得上你,是你的无上荣幸,你有何资格不嫁!” 啪! 茶碗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,砸向雅兰的俏脸。 雅兰咬咬牙,轻轻侧身避开,但那茶碗继而轰然崩碎,碎瓷划过雅兰的脸,划出一道血痕。 疼…比疼痛更伤人的,是屈辱。 比屈辱更伤人的,是亲人的冷漠。 雅兰的身边,坐着三名雅家的长老。 三人皆是元婴,两名初期,一名中期。 眼见自家后辈被人羞辱,却没有一人为雅兰撑腰。 三名雅家长老反倒冷冷望向雅兰,似在责怪雅兰出言不逊,得罪古真。 “雅兰!古真大师说得对!人家看上你,是你的福分,你愿也是嫁,不愿也是嫁,此事攸关家族存亡,由不得你自作主张!” “古真大师见谅,雅兰年幼无知,不识大体,请大师息怒。” 古真阴鹜的双目,流露出讥讽、得意之色。 他是雨殿炎尊者之徒,他是堂堂元婴中期、四转丹师,他看上一个金丹女子,还容这女子说不么! 虽说雅兰是遗世宫之人,但仅仅是个最普通的下属,此事又是雅家私事。 雅家自己都同意嫁出雅兰,岂有雅兰拒绝之理。 “你若不嫁本座。本座担保,雅家必灭!”古真冷冷威胁道。 这一威胁,让雅兰绝望一笑。 她是不愿嫁的,只是命运似乎没有给她选择的权利。 嫁吧,嫁吧…自己区区一个金丹初期的女子,有什么资格拒绝一个雨殿神使的要求呢?何况古真更是四转炼丹师… 雅兰没有再多言,只是抬起臻首,眸光扫向古真,渐渐平静。 她不敢反抗命运,但她从骨子里看不起古真。 不知为何。她的眼前忽然回想起一个少年身影。 那一年,一个少年浑身是血,来到南丹塔,自称周明。 那一年,雅兰曾眉目动情,自荐枕席,想与那人结成双修道侣,却被那人拒绝。 回首往事,当年的自己还真是可笑。 如今的那人。已成为无尽海至尊,或许根本记不得曾有一名女子,暗恋过他。 “好,我嫁…” 雅兰苦涩一笑。点点头。 立刻,古真露出讥讽的笑容。 “怎么?刚才不还是三贞九烈的么,现在怎么又愿嫁了?很好,这就对了。你若是听本座吩咐,本座保你日日夜夜、欲仙欲死!” 古真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淫色。 他来到遗世宫,本是遵照师尊之命。重新弄个棋子安插于此。 当年三个塔主皆是炎尊的棋子,却被宁凡所斩,青鸾火已失,古真来此寻事,不过是重新安插个棋子而已。 步步逼近雅兰身前,古真冷笑抬手,朝着雅兰天灵一指点下,赫然是要种下念禁。 雅兰娇躯一颤,眼露绝望。若仅仅是嫁给古真做妾,她好歹还有自由。 但若是被种下念禁,她便不是妾,只是鼎炉,只是玩物。 “不要…”她轻轻一避,眼露绝望。 不,她不愿被人种下念禁,好似奴仆一般对待。 “再躲,便死!” 古真一指点空,目光一阴,下一指丝毫不怜香惜玉,带着元婴一击之力,燃起火指,不但要给雅兰种下念禁,更要将之重伤,以示惩戒。 这一指火力之强,纵然是三名雅家元婴都不敢去接。 就在这一指即将雅兰的一刻,一道轻笑的白衣身影,飘然阻挡在雅兰身前,淡然一笑, “雅兰小姐,许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 呼! 白衣青年仅仅站在那里,丝毫气息不露,但古真却没由来惧怕起来,好似眼前的青年是一头绝世凶兽一般。 那一指即将点中青年之时,其指尖火力,忽然全部消失,皆被日月碑吸了去。 嘶! 古真心头一惊,他看不出青年修为,只道是某个喜欢英雄救美的毛头小子。 只一扫青年骨龄,尚不足四百岁,暗道区区四百岁的修士,顶破天也修炼不到元婴期,根本不足为惧。 不会错!这白衣青年,定是一个金丹! 且这个金丹,身怀某种秘宝,竟专克火焰一般,将自己一指火指的火焰,俱都诡异吸去。 “哼!雕虫小技!区区金丹,敢在本座面前逞英雄,找死!” 古真目光一阴,双掌推出,六团颜色各异的四品灵火呼啸而出,化作六道火光卷向青年,竟是欲将青年置于死地。 寻常元婴火修,能同时操控三团四品灵火便是人杰,但这古真竟可操纵六种,足可见其控火之术多么玄妙。 若是往常,古真当着众人同时操控六火,必定会有不少人惊叹莫名。 然而这一次同控六火,却无一人惊讶,就好似所有修士都哑巴了、石化了,无法思考了。 古真目光一扫,所有修士的目光,竟齐齐汇聚了白衣青年身上,眼神大都是惊恐莫名。 而雅兰则捂着红唇,美目激动、难以置信。 古真诧异了。 这白衣青年难道大有来历,竟能镇住这么多修士?否则凭其金丹修为,如何让这么多高手畏惧不已? “哼!就算你大有来历又如何,你的来头,还能有本座强大么!本座可是雨殿之人,是炎尊之徒,在雨界完全可横着走的人物。需要怕你!” 古真杀意一凛,毫不留手,誓要凭六团灵火焚死青年,给他一个教训。 然而下一刻,原本人畜无害的白衣青年,忽而目光冷若寒冰,骤然拂袖! 仅随意拂袖,九道半冰半火的黑色火焰化作一道火墙,将古真连同六团四品火焰吞没。 黑火加身,原本不可一世的古真。立刻浑身冷汗淋漓! 他刚入无尽海不久,根本不知周明的容貌。 他唯一知晓的,是这九道冰火,每一道都是五品灵物,是他师尊都难以获得的好东西! 每一道,都足以轻易焚杀古真千万遍! 每一道,都有着化神一击的威能! 古真骇然欲死,他哪里不知,眼前的白衣青年。根本不是什么金丹,而是一个杀他如蝼蚁的绝世高手! 几乎一瞬间,古真升起无法抗拒的必死危机,无法置信。 无法置信一个骨龄不足四百的青年。会强到如此地步。 无法置信身为雨殿神使、尊老之徒的他,会被人斩杀在无尽海! “饶、饶…” 他一句饶命都未说出,已被重重火海所包裹。 呼地一声,火苗一窜消失。外殿之中,只剩一团漆黑火灰散落于地。 古真,死了?! 在场的修士皆被青年的容貌吓住。认出青年身份,早已是惊恐难耐。 此刻又见青年挥手杀人,毫不容情,更是胆寒欲死。 而雅兰,则直接不知所措起来,仿若想到了什么,立刻起身,推搡着宁凡的臂膀。 “逃!周明,你快逃!古真的师父,就在蓬莱!” 雅兰言辞慌乱,似乎忘了身前青年的凶名是何等强盛,岂会畏惧一个炎尊者。 宁凡忽而一笑,这个雅兰倒是有意思。 第一次见到自己,一心自荐枕席。 第一次见到自己,却又催促自己逃命。 “不好意思,刚刚没有留手,一不小心,将你的未婚夫烧成灰了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宁凡还有调笑的心情。 “什么叫不小心…”雅兰大感无语,有谁会一不小心杀死一个元婴中期的老怪? 让他逃,还不逃,还说笑… 她正紧张,下一个瞬间,一道冲天怒吼响彻蓬莱,让她立刻面色苍白。 “何方狂徒!敢杀我徒!找死!” 玄武城,遗世塔银塔之中,一个大红衣袍的红鼻老者,正欲遗世宫塔主陆青攀谈,似乎二人言谈不欢的样子。 谈论间,红衣老者的储物袋中,一块命玉骤然粉碎,毫无征兆可言。 那命玉,正是其徒古真之物。命玉碎,古真死! 红衣老者无法相信,有他坐镇蓬莱,会有人敢对自己徒儿下手,他倒要看看,是何方人物如此胆大包天! 炎尊者,化神巅峰修为,五转上品丹术,放眼雨界都是闻名天下的丹道宗师! 他的徒儿,谁人敢杀,必付出血的代价! “咦?今日玄武城怎如此热闹…”一个正在闭关的红衣少女,忽然似有所感,出走石关,放出神念。 神年一扫,立刻俏脸霜寒。 “周、周明!怎么是他!他怎么惹恼了炎尊者!不好!” 红衣少女忽而有些紧张。 这紧张之色从前只会在担心石兵之时出现。 “可恶…这个大白痴,大笨蛋,没事干嘛招惹炎尊者…” 红衣少女心中微微慌乱,立刻下了南塔最高层。 匆忙的脚步,就好似要去帮助宁凡一般。 今日的蓬莱,热闹了! (2/3)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