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章 是他?不是他! - 合体双修

第424章 是他?不是他!

借助天人合一的天道道悟,宁凡将离rì枪推演至仙术品阶。 但物有极限,这仙术的极限,显然达不到仙帝级水准。 用在仙帝之战,只是鸡肋之术,若用在命仙之战、真仙之战,倒是可以一用。 这便是离rì枪的极限,即便虚化分影,也只能有如此威力。 当然,若是在虚化之上再加变化,或许会让此术更强,但此刻的宁凡,纵然天人合一,也无法彻悟那种变化。 此术的前途,终究有限。 宁凡目光微寒,不再推演离rì枪,他应该以更强之术,推演之后,方才可提升更多明悟。 最终,这一切都是为最后一击的领悟做准备。 心念一动,索xìng要推演法术,完成领悟,自是推演愈强之术了。 他步步挪动,每一步,都勾动天道大势。 一步,天地崩。 五步,大势摧。 九步,皇剑成! 宁凡目光微惊,他万万没料到,踏天九步推演至极致,竟是破天势,融皇势,皇天不朽! 百万皇气,化作百万纯金sè的杀伐之剑,在九步踏天之后,其剑威达到巅峰! 那百万皇气,自是太素所遗留。 眼见宁凡区区化神,竟摸到皇气的使用方法,无论是太素还是魔罗,都微微惊诧。 能在碎虚摸到皇气门槛者,便可算作皇者,算是对皇气天生亲和之人。 但宁凡在化神领悟皇气,这意义,不可谓不重大。 宁凡本不愿动用皇气,以免为雨皇所知,惹下祸端。 幸运的是,此刻他施展皇气的场所、乃是心神幻梦,无外人会知。 且比起雨皇,明显是魔罗危险亿万倍。 他自不介意动用皇气的。 踏天九步,百万皇剑代替天道势剑斩出,这威力已不容魔罗小觑。 他目光微凝,隐隐觉察放任宁凡推演法术是一种错误。 但他的骄傲,又不容许自己畏惧一个化神小辈。 一个化神小辈,纵然法力以秘法提升至仙帝,纵然皆天人合一获得天道感悟,但与真正的仙帝,仍是天壤之别,不可抗拒! 魔罗单手一扬,十亿魔火席卷,魔炎焚天,将百万皇剑一一焚杀。 语气,则依旧不屑, “十亿魔火了…你若拿不出更强之术,今rì,你必死!” “放心,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 宁凡推演出了踏天九步的晋阶之法。 他的心愈加沉静,闭上眼,周身渐渐翻起黑气。 同样是黑气,但这黑气,却与魔气就用,乃是墨sè神念所化。 宁凡黑发如瀑,眼眸冷冷睁开,左脸覆满妖异纹路。 他一袭黑袍,长风猎猎。一身气势,竟愈加深不可测起来。 “化身?此化身,有些眼熟…这是…太常仙帝的念魄之术!”这一次惊讶的,倒是太素仙帝了。 他倒是没看出来,宁凡的底牌一个比一个来头大。 “先是皇气,后是化身,此子在化神之时,领悟两种碎虚秘术,资质倒是无人可比…但若仅仅是念魄化身,绝不可能是魔罗大帝对手。太常仙帝的实力,比我伤逊sè不少,念魄化身擅长守御,却不擅攻伐…” 太素自语,下一刻,却忽然言语一顿。 却见宁凡双目冷如无情,一步迈出,骤然化身碎散。 心中则反复推演天道,思虑着墨流分神术的提升之法。 “一碎一凝,再碎再凝。由实粉碎,实则是对虚的推演。由碎重凝,实则是对真的推演。我不懂虚,更不懂真,却懂得…真虚之间的巧妙融会。那种平衡,以我如今的奇异状态,应能体悟一二…” 凝! 无数墨念骤然化作一个虚化黑影,朝魔罗袭去,每一丝组成黑影的力量,皆是剑念。 魔罗微微一怔,他倒是没想到宁凡还身怀剑念,不过,若只是这种级别的剑念,可完全伤不到魔罗的。 只催动一道魔火,魔罗略带讥讽,一火焚去那一道黑影。 “弱,太弱!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,是伤不到我的!” 他言语刚落,下一刻,目光微微一震。 却见一影焚灭,却生二影,二影焚灭,又生四影。 在那一次次碎、生之间,墨影越来越多,最终,化出百亿墨影! 每一道墨影之威,都比魔罗的魔火略强。 百亿墨影齐齐粉碎、齐齐重凝,那碎凝之间、真虚之力的转换,足以将魔罗的百亿魔火尽数灭杀,甚至…伤到魔罗! “此术…” 魔罗心头一震,下一刻,目光一松。因为宁凡强行分化的百亿墨影,一一暴散,此术施展失败! 之所以失败,并非因为推演方向错误,身化百亿的手段,纵然是太素、魔罗,都有些震撼的。 宁凡之所以失败,一切只因太素给予宁凡的神念强度,不足以施展此术! 墨影分神术,**到百亿分神之后,对神念的境界要求尤为恐怖。 纵然是太素的神念,也不足以施展此术。 若宁凡神念境界再高一些,完全施展出百亿墨影,绝对有把握一击击伤魔罗。 此术确实很厉害!当然,前提是宁凡需要能够施展。 “失败了么…” 宁凡并不灰心,相反,略微有些满意。 他总算看到了墨流分神术的**方向,rì后,会增加灭敌之时的分神数量。 秘法,在缓缓减弱。 仙帝级法力,在缓缓削弱。 宁凡不yù多拖延,他只能尽可能多的利用此机会,推演更值得推演的法术。 目光一闪,他想推演的还有一术…抽魂! 从前的他,只会抽大地山河之魂。 但今rì见到魔罗,宁凡方知在地魂之上,还有空魂、rì月星辰魂、天道魂可以抽取。 天道只有一魂,如今被魔罗抽去。 但宁凡此刻与天道相融,却隐隐感觉,实际天道的魂,仍未完全被魔罗抽尽。 还剩很多,很多…异道之魂! 这一刻,宁凡明悟了一丝抽天道魂的奥义,甚至明悟了一丝天道魂更高一级的抽魂术。 但让他自嘲的是,他能看清高深抽魂术,却恰恰看不清倒数第二的抽虚空魂。 之所以看不透,是因为他对虚字的明悟不够。 除非他对虚空明悟加深,否则无法抽虚空魂。 但此刻,他有着仙帝法力,却可抽取天道之上的魂,破去魔罗之术! “天道只是一道…六道才是根本…这一刻的我,无法明悟道为何物,但勉强可抽出些许六道魂,不足以提升自己法力,却可破你抽魂之术!六道之魂,抽!” 宁凡五指一抓,借着与天道的合一,他纵然没有彻底明悟抽道魂之术,却有办法夺走魔罗体内天道魂。 六道逆,天道乱,魂力崩! 魔罗胸口如遭重击,连退三步,方才稳住身形,面sèyīn冷yù杀,一丝血迹,竟从其嘴角溢出。 他疏忽大意,被宁凡强破抽魂,已遭反噬! “抽六道魂?好,好!你不会有再推演法术的机会,你已让我动了真怒!” 魔罗目光一寒,一股凶煞的魔气,骤然席卷天地。 百亿魔瞳,魔火齐出,有焚灭诸天万界的凶威! 一道道魔火好似流星冲撞,宁凡胸口一震,立刻吐血不已,接连后退,伤势愈来愈严重。 如此严重的伤势,绝非黑星可愈,唯一能够依仗的,唯有体内仙帝级法力自行修复肉身。 但修复肉身,太过耗损法力,只退后数百步的时间,宁凡已耗去太素所赠一半法力。 “不能拖了,速速出手!此魔已失耐心!”太素提醒道。 “嗯。” 有了数次对法术的推演,宁凡对仙帝法力的掌控愈加从容起来。 或许还远不如其他仙帝,但在第一步七境界之中,恐怕即便是碎虚老怪,也不敢说比宁凡**控法力的手法jīng准。 没有一丝一毫浪费,每一丝,都完全应用于攻守之中。 脑海中回忆着那一掌的风采,那一个紫衣男子的身影,愈加让宁凡捉摸不透起来。 是谁,是谁… 熟悉,陌生… 见过,未见过… 借助天道推演,那一掌每一缕法力轨迹,都渐渐在宁凡心中变得脉络清晰。 五指成掌,崩天剑指前五指合一… “一崩渺岛河山!” 一指崩,山河崩塌,有陨灭元婴之威! “二崩苍天黑rì!” 二指崩,天倾rì碎,有陨灭化神之威! “三崩虚空亡骨!” 三指崩,所有在虚空中丧命的亡者尸骨,一一浮现,又一一粉碎,虚空死气,凝化剑指,有陨灭炼虚之威! “四崩皇影遗墓!” 四指崩,一座座皇气所凝的古墓,现于长空,却又一一崩溃,每一次崩溃,都必定会有一道堪比碎虚1重的皇气之剑,刺破苍穹,百墓崩,碎虚灭,万墓崩,命仙伤! “五崩囚天仙路!” 五指崩,一道道通天仙路,应声而溃,每崩一条仙路,便有一道足以灭杀命仙的囚仙之剑,诛灭一切,横扫虚空。 每一道囚仙之剑,都足以囚杀命仙! 剑指五指,以宁凡的领悟,是第一崩接连第二崩施展,连施五崩。 但今rì,他却五指各施一剑,五剑合一。 掌心腾起紫金sè风烟,在风烟之术下,五道剑指徐徐凝成一个紫金sè的掌印。 纵然是五剑之一的崩天第五指,也不过足以诛杀寻常命仙而已。 但当五指合一之后,宁凡只觉得法力如洪流泄入掌印,这掌印,威力可灭真仙! 一面躲闪魔火攻击,一面凝聚掌印。 宁凡心头推演无数次,却再无法推演出接下来的凝掌步骤。 也许,这一掌蕴含的妙理,已经过处此界天道。 他渐有所悟,此五指之所以用风烟凝聚,想必是借助那轮回之力的。 这一掌,描摹的应是轮回。 风烟一指所描摹的轮回,是尘归尘、土归土的淡然和无奈。 风雪一指所描摹的轮回,是冰封轮回、也要留住一切的决心。 而这一掌,不同。 “那个身影,他在施展这一掌时,融入了他的道念…” “他是要以这一掌…掌御轮回!” “仙术,只手遮天!” 宁凡一掌拍出,一种难以描摹的气韵从这一掌拍出。 这一刻,玉简粉碎,一丝淡影从其中飘出,在宁凡之身后,徐徐凝出一个紫sè巨影,那巨影的容貌,惊鸿一现,除了宁凡没有看到,太素与魔罗,俱都看到那个紫衣人影。 那人,正是创出这‘只手遮天之术’、誓要掌御轮回的绝世之修! 太素见过那人,正是此人给他这一掌掌印玉简。 魔罗亦见过此人,在见到此人面容之时,以魔罗的狂妄、嚣张,都发自内心畏惧起来。 “这玉简之中,竟封印有他一道道念!是他,是他!” “是他!但这,怎么可能!他明明已经死了!” “不,不是他…若是他,我不可能记起他。他不容任何人记起他!” “是了,原来是他,而不是他…但我不应该认识他,亦不应该遇见过他,是在哪里…” “可恶,终有一rì,待我七分魔念破出**之后,必要弄清这一切,究竟为何!但今rì,必须逃!” 魔罗,竟然畏战! 纵然对手是仙帝,是九魔帝第一,他也不会惧的。 但这一道紫sè巨影,却是其绝对不敢招惹的人物之一! 无论他的猜测是正确,是错误,此人,都非他可惹! “是谁!” 宁凡暗暗一震,他意yù回头,看一看那人容貌,却忽然识海一痛,在看到那人容貌的一瞬,被抹去所有记忆,不再记得那人容貌。 唯一记得的,是那人和蔼的笑容。 此人,是谁! “你不错,以你的资质,能稍稍明悟此掌,败魔罗倒也足够,但却难免会让其逃脱。今rì之局,我在当年已然算到,留此玉简,正是为你解厄,但我能够助你的机会,今生今世,只有这一次,否则…” “罢了,多说何益,**此獠才是正理,也算了断当年恩怨。” “帮你,只是意外,但这意外,亦在轮回之中,终有一rì,你会了解。” 紫衣男子的声音,刚一进入宁凡耳中,又被生生抹去,不留任何痕迹,不给任何人卜算的机会。 他来此地帮宁凡,只有一次机会。 他只会帮一次,这代价,是这一道道念崩溃。 他并非生者,亦非死人。但他,不可出现。 宁凡终究没有弄清,此人是否是紫斗先生,但此人,已直接出手,代宁凡**魔罗。 “此獠三分魔念,我帮你除去,被魔罗山**的七分魔念,待你修为足够,自去魔界,诛杀!” 紫衣巨影一步迈出,一股惊世骇俗的气势,直接将百亿魔瞳生生震碎。 魔罗很强么?但在这紫衣人眼前,又能算什么。 “你不能如此!我奴六翼,曾看守六道,他见过你,见过你!” “见过,又如何!” 紫衣人冷冷一笑,一掌拍出,崩天剑指五指成掌,紫金掌印一镇而下。 魔罗仓皇yù逃,但无论逃到何处,头顶总悬着紫金巨掌。 他魔身变大,那掌印也跟着变大。他化作尘埃细小,那掌印亦变小,始终不让魔罗逃出指缝之间。 掌印愈来愈近,魔罗目光惊骇yù绝,却再难躲避。 掌印加身,他开启所有肉身防御,却在掌印轻触的一瞬间,尽数崩溃! 只手遮天,无路可逃! “啊!” 一声惨叫,三成实力的魔罗,直接被瞬杀! 其身后的魔山巨岳,消失。 其死后血雾,徐徐化作一滴黑**血。 只留下一句怨恨的遗言,魔罗还有七分魔念,被魔山**,他,恨上了宁凡! “小子,我记住你了,你等着,要不了百万年,我便会等到下一个魔奴,定可破封而出!下一次不会再有第二个太素,燃烧道念、救你脱劫。他是真正的灭道,而我,仅仅是损失了三成修为而已!” “你等着!你等着!” 那声音,终究再无可闻。 一滴魔血,也被紫衣人招入手中,细细端详,似想起什么,略感追忆。 “魔罗之血…”紫衣人感怀一叹,屈指一弹,将魔血弹入宁凡体内。 其巨影,在刚才动用一掌之力后,已耗尽道念力量,开始消散。 他终究只是一道道念,并非活人。 他将要逝去,但在离去前,却深深看了宁凡一眼。 看的不是宁凡,而是…太素。 口中传音,似乎对太素说了什么,宁凡无法听到,唯一能听到的,只有太素的无法置信之声。 “当年因果,今rì了结,这结果,你可满意?”紫衣人淡淡一笑,身影更淡。 “哎,满意…想不到,结果竟是如此。”太素显然大感意外。 紫衣人、太素、魔罗之间,究竟有何关系,不得而知。 紫衣人究竟是不是紫斗,为何要隐匿身份,不得而知。 唯一知晓的,是魔罗的三分魔念已死,紫衣人也将消逝,而太素也燃尽道念,即将灭道。 一切,宛如一场**。 梦之初,只有宁凡。 梦之后,三位绝世高手将一一逝去,仍只剩宁凡。 “魔族失了血,这魔罗之血虽只有一滴,但对你而言,乃是莫大机缘,炼化之…你有机会成为第二个魔罗!” 紫衣人哈哈一笑,砰地一声,巨影崩溃。 在其崩散之时,太素仙帝想说什么,却终究无法说出口。 他化作一道雷光,遁出宁凡身体,重新化作红袍老者。 而宁凡,顿觉一股虚弱之感,让其几yù沉睡。 “多谢太素仙帝救命之恩!”宁凡抱拳一谢。 “谢我?我本以为是那样,想不到会是这样…如此,谢与不谢,不过是一场空梦。”太素仙帝似乎还沉浸在紫衣人的话语中,无法释怀。 “不知前辈有何要求,但凡晚辈可助之事,必定倾力相助!”今rì脱劫,虽说最终是紫衣人灭掉魔罗,但若非太素援救,宁凡绝无可能脱生。 他非君子,也非小人,但有恩,自当相报! “要求么…”太素目光微凝,想要说什么,却最终收了口。 “罢了,此事一言难尽,老夫会将之凝成玉简,你一看便知,能否办到,皆需全力施为。真雷界是老夫故乡,一切,有劳小友了。” 太素五指一抓,凝雷力成玉简,递给宁凡。 眼光微微有些思念,思念的,是一个多年不见、死活难料的白发老妪。 “你比老夫幸福,有一个痴情女子,为你如此付出…清心普善咒,此女反噬,必定极大的。” “前辈在说什么,为何晚辈有些听不懂?”宁凡不解道。 “不懂便不懂吧,无论你无情也好,滥情也罢,只一点…花开堪折直须折…那女人不错,小子,珍惜吧!” 太素怅然闭上眼,他本已死,而今,则是灭道。 灭道对仙帝而言,不过是在死的基础上再死一次。 这一刻,他怀念的,不是一世尊崇,不是道悟帝位,仅仅是一个白发老妪的怨恨目光。 “飞凤…” 太素喃喃念着最后一个名字,渐渐消逝。 在他消逝的一刻,宁凡分明感到,天道之中,有一缕道力,消失… 这一缕道力的消失,意味着多年空缺的掌雷仙帝,职位将重新空缺! 这一幕,许会在四天引起轩然大波,但定无人知道,今时今地,有一名紫衣高手、两名仙帝相继陨落。 有人是真死,有人是假亡,有人是道灭,谁真谁假,无可说清。 若非体内巨大的虚弱之感提醒着宁凡,若非脑海中还有对数种法术的推演记忆,若非身上还有一丝丝天道留下的道力气息。 宁凡定会认为,这一切,真的只是一场梦。 而如今,梦当苏醒! “黑sè元神,yù令我成为魔罗之奴,不知当你得知,魔罗的三分魔念都死掉,会是何等表情!” 宁凡冷笑,指骨之中,一霎间血雷大现。 血雷之中,更有一滴黑**血,滋润如宁凡的元神。 在这一刻,宁凡元神之上,魔气滔天,睁开双目。 没有丝毫被魔气沾染的征兆,这一刻,他魔气收发随心。 “你怎么醒了!”丹田之中,黑sè元神还在竭力抗衡宁凡的指骨雷力,试图彻底获得身体掌控权,沦为魔罗之奴。 但他从未料到,被魔气震伤的宁凡元神,会在此刻苏醒,且方一苏醒,便给他一种无法违抗的感觉。 那感觉,来源于被宁凡吞噬的一滴魔血! “你不是想成为魔罗之奴么,我吞噬了一滴魔罗之血,此刻的我,便是魔罗!” 宁凡元神露出冷漠的表情,一闪之后,返回丹田,重新占据身体主控权。 这一刻,宁凡魔化巨人的身体,变回本貌。 这一刻,宁凡元神占据丹田,小小元神身披金甲,踩踏着黑sè元神,目露杀机。 “不可能!这绝不可能!魔罗大人的血,怎会在你手中!除非他死了,否则他的魔血…” “不错,他死了!”宁凡冷笑。 “不信!我不信!这是假的!”黑sè元神时哭时笑,好似疯癫。 他一心成为魔罗之奴,在其心中,魔罗便是最强。 但宁凡知道,魔罗不是最强,太素不是最强,甚至那紫衣人也未必是最强。 这世间,没有最强。 谁能走到道的终点,谁便是最强,但可惜的是,无人知道道的终点在何处。 天人合一,短暂拥有仙帝境界,这一次,宁凡是真的感受到强者的感觉。 不能再自满下去,不能… 也许是百万年后,还会与破封的魔罗一战,也许那战期还会更近。 但那时候的宁凡,会是真正的仙帝,会让魔罗知道,他当年瞧不起的小辈,已成为让其只可仰视的存在。 “我的路,还有很长…但你,可以死了,下一个,则是应龙王!” 宁凡眼露寒芒,张口一吞,将黑sè元神吞噬,体内魔气更强。 而后,炼化魔血,吞噬指骨。 魔罗的血,太素的骨,紫衣人的术,皆落入宁凡手中。 魔罗魔纹,似乎已拔出隐患,但想要继续令魔纹晋阶,却仍需要去一次巨魔族。 巨魔、六翼、岚角、鬼目,皆是魔罗之奴。 对那奴纹,研究必定极深的。 最终,宁凡也无法彻底炼化魔血,似乎非得魔纹晋阶,突破帅阶,才可炼化此血。或许那个时候,他会知晓‘血’的用途。 仙帝指骨,倒是炼化随心。 本来炼化帝骨,危险绝对不小,但太素对宁凡四无恶意,他的骨,也隐隐不抗拒宁凡吞噬。 吞噬帝骨的过程,相当顺利。 在帝骨吞噬后,宁凡法力暴涨,达到了65万甲的境界。 法力提升是一点,肉身的提升,才是关键。 他的肉身之强,突破至玉命巅峰,距离金身,只差一线。 而宁凡亦明白,这一次突破金身,怕是会很难了。 但他的尸魔身,让其玉命巅峰的肉身,完全不弱普通金身。 至于那岚角、六翼、鬼目的魔身法相,若是施展出来,怕纵然是金身二境修士,都可一战! 毕竟这魔身,是第二元神模仿自魔罗大帝的法相,集合了内海四大魔族的优势,威力自是非同小可的。 如此,宁凡全力开启魔身之下,面对窥虚修士,几乎可以瞬杀。 雷甲加身,先天不败,问虚之击都可抵御。 与应龙王,未必不可一战! 唯一需要考虑的,是这魔身似乎犹豫魔血未彻底炼化,而无法维持稳定状态,若是战斗时开启,无法持续太久,务必需要速战速决。 “魔罗法相么…魔化之后,我可瞬杀窥虚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 与雷十一约定的三rì,已经将到。 宁凡元神归位,散去魔身,回归一袭白袍。 没有立刻离开玄yīn界,刚一回神,他便目光一变,呆滞。 在其身旁,一个面sè苍白的白衣女子,正倾尽法力,输入元神力量,滋润着宁凡的元神。 她十指掐决,一丝丝梵音轻唱,有着化解魔气的神效。 这秋水般清凉的法力,宁凡很熟悉… 那正是在他几yù迷失于魔罗魔音之时,唤醒他的那清凉之力。 “救我的另一人,竟是小幽儿!她是何时苏醒!” 不知,宁凡唯一知晓的,是本已渐渐恢复元神力量的洛幽,竟因为这一次输送力量救宁凡,再一次虚弱起来。 索xìng这一次的虚弱,并不如最初那般厉害。 她气息大损,却没有到需要沉睡的地步,只是元神虚弱,必须修养、滋补。 “你…没…事…了…”眼见宁凡苏醒,洛幽心头好似悬石放下,秀眉一松,淡然一笑。 “那就好…” 她眼前一黑,已倒在宁凡怀中,沉睡… “怎会如此…” 宁凡目光一凝,茫茫中,他又欠了洛幽天大之情。 且他明白,这一切洛幽帮他,和之前的出手理由,不同… 恍然间,他似乎明白了太素仙帝的言语。 太素说的好女人,大概…就是洛幽… “狡猾的小女人,什么时候醒的,竟瞒过我耳目…下一次,你若再苏醒,必不会让你再装睡的。不过现在,姑且好好歇歇...” 宁凡小心将洛幽横抱而起,步步返回草庐,并为洛幽略略稳固元神虚弱。 心中暗暗寻思,不如在帮助红衣之后,向其索要几株十万年灵药,调和几片乌金竹叶,为洛幽疗伤… 经过此次之事,宁凡似乎愈加无法对洛幽见死不救了。 (1/2)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第423章 天人合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