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 冰封的散仙道果 - 合体双修

第555章 冰封的散仙道果

“登上第一阶道阶,便会失去一rì寿数么...” 宁凡先是一怔,而后露出沉吟之sè,目光一扫,在一旁的山麓下发现一个古旧的银sè石碑,上书五字,是神篆书。 ‘一步老一rì!’ 果然,如他所猜测,此地的道梯每登一阶,都会损失一rì寿数。 “考验道心是么...” 宁凡眸sè一深,抬步登上第二阶。 在登上第二阶道梯后,他的寿数再次损失一天。 他驻步不动,若所有思,却并未被这折寿的道梯所吓倒。 对还有两万年寿命的宁凡而言,几天的寿数不值一提。 一步步向上攀登,每登一阶,都会损失一rì寿数。 立在365阶的位置,宁凡共损失一年寿数。 登上730阶的位置,宁凡共折损两年寿数。 宁凡一步步登上道梯,目光越来越深邃。 当行至3650阶的位置,寿数已折损十年。 在这一阶的道梯旁的山坡上,竖着第二个古旧的石碑,上书五字。 ‘一步老一年!’ 宁凡眉头一皱,难道从这一阶开始,每登一阶不再是减少一rì寿数,而是减少一年寿数么... 一步损一年寿数,即便是宁凡也要三思而行了。 沉吟之后,宁凡一步迈出,登上第3651阶道梯。 一瞬间,其寿数减少一年! 他恍若未觉,连登二百阶,当立在3850阶的位置时,寿数又折损了二百年。 一旁的山坡上,立着第三个石碑,上书五字。 ‘一步老十年!’ 宁凡心中思忖,难道从这一级阶梯开始。每一步要折损十年寿数了么。 顺着山路向上看去,再过二百阶,会遇到第四块石碑,以宁凡目力依稀可见上面的碑文,仍是五字。 ‘一步老百年!’ 更往上两百阶,还有第五块、第六块、第七块石碑、第八块石碑...具体如何,看不真切。 宁凡闭上眼,心中开始犹豫。 这地之关登道梯竟然会折损寿数,且越向上折损寿数越多,再往上攀登。显然是不智的。 纵然宁凡身怀两万载寿数,但若一步损失百年、千年寿数,则不需要走几步,便会老死在地之关... 要放弃么?此关折损寿数,何不放弃掉地之关... 只是为何攀登道山,会损失寿数...雨祖设此关考验,究竟有何深意... 宁凡闭上眼,收起所有杂念,摒空心思。耳边只闻山风拂面之声。 他心神越来越宁静,渐渐地连风声也再不听闻。 渐渐的,他察觉到脚下的道山之中,蕴藏着一股神秘的、蛊惑人心的力量。 这股力量极其玄奥。有着掌生御死的道力在其中... “生...死...” 宁凡抬头望着苍茫的道梯,眼光渐渐深邃,似可看破一切。 在这道梯前半段,每一步玉阶都缠绕着死气。可夺人生机。 但自第五块石碑的位置开始,玉阶缠染的是生气,可补人生机。 雨祖设地之关。自然不会是夺走后辈寿数的。 前四块石碑,步步夺人寿数。后四块石碑,步步归还寿数。 从生到死,从死到生...在这一过程中,修士可感生悟死。 这是一个机缘,一个参悟生死、感悟升仙的机缘! 若道心不坚者,一见攀登道梯会折损寿数,多半直接会放弃此关的。 唯有道心坚定者,才会执着攀登,才可在行至第五碑之时,寿数回归,获得一次领悟生死的机缘。 “前四碑,每一步都会逐渐衰老,每一步都在逼近死亡...这其中,有死之大道。” 宁凡指间掐诀,施展出太古鱼线的神通。 一丝丝黑sè鱼线缠绕在指间,而宁凡双目亦诡异地化作纯黑,周身则死气缭绕。 一步,两步,三步...宁凡一步步向着更高处攀登,每登一阶道梯,便会损十年寿数。 他恍若不觉,步伐不停,两百阶之后,行至第四块石碑的位置,已折损2000年寿数。 从这一步开始,每登一步便会损百年寿数。 宁凡没有任何犹豫,步步登临,朝着更高处第五碑的位置走去。 一步百年,十步千年,百步万年... 从第四碑到达第五碑的位置,需攀登200阶道梯,需折损两万载寿数。 一般连续走到此处,多半会望而生畏地退却了。但宁凡心中,并无迷茫,亦无畏惧! 一步,两步,三步...宁凡的寿数一步步耗尽,面容开始变老。 当修士寿数即将耗尽,便会逐渐呈现老态。 他生机飞速流逝,死气越来越浓。 由一个青年,逐渐变作中年,继而化作垂垂老矣的老者。 黑发变得花白,脸上出现斑驳皱纹,脊背开始佝偻,唯独双眼始终是纯粹的黑sè,冷静地有些可怕。 他的血肉开始干枯,他的识海开始干涸,他的肉身好似快要化作飞灰消散... 唯独道心坚如磐石,不被任何事物动摇! 200步之后,宁凡行至第五碑的位置,此刻的他,几乎快要命陨黄土。 但他的目光,却空前深邃,在这濒临死亡的一刻,他对死的感觉空前深刻! “这,就是死!” 宁凡内视丹田,丹田之中,徐徐孕育出一缕纯黑sè的死之气! 死之气!这是无数散仙穷尽一生修炼、感悟的力量!只因若yù成仙,首先便要参悟生死! 并非成仙便可长生不死,而是唯有长生不死者,才配称之为仙! 宁凡的死之气只有一缕,却仿佛一粒种子,在宁凡心中种下了死之道悟。 随着死之道悟的提升,这粒种子终会生根发芽,成为突破仙位的助力! “失去两万载寿数。换一次濒死体悟,倒也不亏。只是这损失的寿数,终究是要跟道山讨回来的!” 宁凡容貌苍老,声音沙哑,目光却坚定而执着,扫向第五块石碑,其上以神篆书刻着五个字。 ‘一步返一rì’! 从第五块石碑开始,每行一步,每登一阶,道山都会归还修士损失的寿数! 宁凡散去周身死气。转而掐诀,施展起造化渔网的神通。 此术含有生之道力,在施展此术的一瞬间,宁凡双目化作纯白,周身充斥着浓浓的生机之力。 一步,两步,三步... 宁凡一路攀登,走过第六、第七、第八石碑。 一步一rì,一步一年。一步十年,一步百年...他的寿数正一丝丝回归体内。 他的容貌渐渐年轻,从老者化作中年,从中年化作青年。 他的白发渐渐转黑。他的面sè渐渐润泽,他的双目愈加深邃如海。 他的丹田之中,一丝纯白的生之气正应运而生! 在白气诞生的一刻,丹田之中黑白二气交缠一处。交织成一个半黑半白的圆环,缠绕在元神之上。 丹田之中的元神睁开双目,两只小手齐齐探出。抓住黑白二气,一口吞入腹中。 立刻,那小巧的元神露出大为满意的笑容。 “不错!” 在这一刻,宁凡周身气势飞扬,双目之中黑白二气一闪即逝! 立在8500阶的位置,宁凡嘴角轻轻上扬。 在体内蕴出生死二气后,他的神通没有增加,法力没有提升,但道心却空前澄澈,道悟则愈加深邃。 “雨祖的心思倒是不错,留道梯给后辈雨界修士感悟生死,只是不知在更高之处还有何物...” 宁凡目光斜睨一眼,一旁的山坡之上竖着第九块石碑,上书五字。 ‘十步杀一人’! 他若有所思,缓步登临十阶,立刻,身前金光一闪,出现一个金甲大汉的虚影。 这金甲大汉有着窥虚修为,乃是雨祖所留一丝皇气所化。 且这大汉因云山而生,因皇气成形,除非受到皇气攻击,否则轻易不会消散。 大汉神情空洞,在浮现的一瞬,立刻向宁凡冷漠斥道,“滚下道山!” 宁凡眼神一眯,他身怀皇气,自然有办法斩杀此金甲虚影。 只是如此一来,不免要暴露皇气了... 或许此刻,冥尊者正细细观看幻境,希图看到宁凡借皇气斩杀虚影的一幕。 宁凡摇摇头,想要杀死金甲虚影,恐怕只能借助皇气。 但此关考验的是道心,并非考验神通,未必非要斩杀金甲才可过关。 宁凡再不看那金甲一眼,直接向前迈步,登山下一阶玉阶,从金甲身边越过。 金甲大怒,回身便是一拳,朝宁凡背心打来。 宁凡直接召出元雷之甲,根本不理会金甲虚影的拳芒。 那拳芒不过窥虚一击的威力,无法破开元雷之甲的威力。 宁凡镇定自若地向上攀登,每登十阶,便会浮现一个窥虚修为的金甲虚影,却无一可伤宁凡。 渐渐的,宁凡不理会那些虚影,那些虚影不知何时就全部消失了... 取而代之的,是沿路道梯之上不时会浮现一个个天材地宝的虚影,浮现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女子,浮现各种各样的诱惑... 宁凡一路朝道梯之上走去,道心硬如磐石,看也不看那些虚影。 而这道山似乎根本没有巅峰,不论宁凡走多久,也走不到尽头。 此乃道山,道无涯,山无巅,修道之路本就没有尽头可言。 修路之上,也很难说谁是最强者。 在凡间,辟脉便是无敌仙师。 在下级修真国,金丹便是一国老祖。 在雨界,碎虚便是一界之皇。 在四天,仙帝或许才是主宰。 但仙帝,仍非最强... 修路没有巅峰,但若回头去看,哪一个境界不是巅峰呢? 今rì的起点。是昨rì的巅峰。今rì的巅峰,是他年的起点... 宁凡的眼睛不再抬头看往山巅,而是垂着头,看着脚下的路。 渐渐的,他的眼前再无道山,脚下再无道梯。 不知走了多久,他豁然收住脚步,抬手一拍胸口,轻轻一笑,“道心道心。道在心中...道山本无尽头,尽头不在山巅,而在心中!” “我让此处是山巅,此处便是山巅!” 嗤! 宁凡一点眉心,星光一闪,斩离剑已持在手中,抬手便是一剑,斩在道山之上。 “他在...斩道!”洛幽忽然惊呼了一声,似看到什么震撼人心的事情。 宁凡已找到真正通过此关的办法。那便是一剑削平道山,则他所站立之处,不就是山巅了么? 这正是此关破关的正确方法,且是真仙跨越万古、成就仙帝至关重要的一步! 仙是站在山上的人。仙帝则必定是站在山巅的人。 然修路无涯,道山无巅,想要站在山巅,便需斩道!斩去多余、不可追的道。留下自己脚下的道,方才可成为仙帝! 洛幽无法置信,宁凡竟一剑斩道... 没有任何人告诉过宁凡。突破仙帝需要斩道。他只凭自己的悟xìng便明悟到这一步,着实可怕... 显而易见,仙帝才可斩道,如今的宁凡是无法斩灭道山的。 他一剑虽强横,但斩在道山上,却只令道山轻轻一颤,旋即一切恢复如初。 他的一剑甚至未在道山之上留下寸许伤痕... “可惜了,我虽看破了此关真正通关之法,境界却远远不足以破关...” “当年雨祖纵横四天九界,神通之强,可令仙帝震惊。他留下天地四关,这地之关或许是留给后辈子孙斩道成帝的...” “可惜雨祖怎会想得到,在他逝世之后,雨界会没落到今天这一步。雨界之中,没有仙人,便是碎虚也寥寥无几...这道山,怕是无人可斩碎的。” 宁凡言罢,周身忽然升起一道道光华,将之传送出幻境。 他虽没有斩碎道山、毁去地之关,但终究是找到了正确破关之法,也可算过关了。 光华一闪,宁凡与云道枯同时出现于雨神殿。 一瞬间,整个雨神殿都是惊叹之声。 “天呐!素衣侯竟然通过了地之关!地之关可极少有人通过的!” “是啊,上一次有人通过地之关,似乎已是数十万年前了!” “天地四关,一般炼虚能过一关便是难得,素衣侯已连破两关!传闻他还是六转丹师,第三关怕也不难通过...今rì天地四关,素衣侯至少能破三关,真是可怕!” “不知素衣侯能获得什么地关奖励!” 雨皇皱着眉头,朝一旁冥尊者传音问道,“他面对地关金甲虚影,可显露半点皇气?” “没有...”冥尊者如实回答道。 “是么...第三关试不出什么,一切就看第四关了。” 宁凡取出殿主令,这一次通关,他的功德值再次增加百亿。 身前忽然闪烁无数银sè光点,那光点凝做一个银质宝匣,匣子里装的似乎便是地之关的通关奖励。 宝匣尚未开启,却传出一股浩瀚的法力波动,令在场所有老怪屏住了呼吸。 就连雨皇都目光一震,露出不可思议之sè,一时连皇气之时都抛诸脑后! “这是!这是!”无数老怪呼吸开始急促了。 宁凡亦是有些惊讶了,想不到地之关奖励会是这种好东西。 此物很好,他很喜欢,但在大庭广众下得到此物,却不知会不会引起他人窥觑... 众人已猜出此物是何物,宁凡也不再掩饰,轻轻一叹,打开了宝匣。 在打开宝匣的一瞬,匣子内立刻散出一缕缕寒冷的白雾。 匣子中安放的,是一颗道果! 一颗被七级寒气冰封着的散仙道果! 这一颗散仙道果蕴含的法力,起码有200万甲子! 就算对于雨皇这种级别的老怪,都有莫大的诱惑力! “敢问素衣侯!这道果...可愿意与老夫交换!”几名冲虚修为的老怪已耐不住渴望,向宁凡提出交换之意。 “本皇子愿意以一道七级仙虚火交换此道果!.”云中焱这等皇子都开口了。 “...”雨皇虽沉默,但眼神亦凝视着道果,不无渴望之意。 平白增加200万甲子的法力...谁不想要! “不好意思,这道果...宁某不换!” 宁凡收起道果宝匣,目光严肃地扫过雨神殿,扫过一个个皇子,一个个碎虚,扫过雨皇。 此物已曝光,说不得要惹些麻烦了。重利之下,难免会有贪婪之辈盯上这道果。 宁凡相信,有着黑魔派的背景,雨皇等大有身份之人还不至于为了一枚道果与他反目。 但难保事后不会有亡命之徒打这道果的主意... 诸位老怪目光各异,不知是否正有人谋划着这枚道果。 唯有与宁凡交情尚好的几人,虽羡慕宁凡获得散仙道果,却没有任何窥觑之意。 丹皇捋了捋胡须,冷着脸走出,凌厉的目光在大殿之中回转。 “天材地宝,有缘者得之!此道果属于宁凡,他不yù交换道果,诸位还是莫打道果的主意为好。修为固然珍贵,但却没有xìng命珍贵,诸位当三思而行!” 丹皇声音极淡,却有一股淡淡的威胁之意,庇护宁凡的意思暴露无遗。 诸人见宁凡有丹皇护着,又顾忌宁凡的身份背景,只得纷纷打消心中的贪婪之意。 雨皇始终不发一言,在丹皇开口后才笑道,“素衣侯是我雨殿分殿殿主,他既然不愿换取道果,自然无人可威胁他的。谁若谋害素衣侯,便是与我雨殿为敌,本皇可不会放过他的!” 雨皇的话语同样带着一丝淡淡威胁。 散仙道果虽珍贵,却远远不足以令雨皇成仙。 宁凡的利用价值很大,他的不灭火体是雨皇成仙的希望...雨皇不会为了一枚道果与宁凡反目! 宁凡向丹皇、雨皇抱拳致谢,谢二人为他解围。 对雨皇是客套,对丹皇则是发自内心的感谢,只因丹皇同样是发自内心维护宁凡。 “第三关由我主持,你可准备好了?”丹皇摆摆手,示意宁凡不必言谢,微笑道。 “准备好了!”宁凡朗朗回答。 “第三关考验的,是丹阵杂术。天地四关,通关一关者便有资格成为分殿殿主,若道悟、道心、神通皆不合格,但jīng通丹阵之术,亦可成为殿主。无尽海一别,多年未见,老夫今rì便考验你的丹术!你也可当做,这是老夫第二次指点于你。” 丹皇微笑着,目光慈祥,似做了什么决定。 这第三关,便送宁凡一个大礼。 就似无数年前,师父对他自己一般...。)

上一篇   第554章 五品雨意